昨天睡前我想到了一件超级古老的回忆。那时候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上幼稚园了,就是非常小,小到词彙能力很有限。

记得有次我跟我姊不晓得在吵闹什幺,我姊大概是告了状(又或是她当时的表达能力比我强很多的缘故?),你们长大以后应该也知道其实大人根本就懒得管小孩子的事情,他们只希望赶快安抚众生,小孩子不要吵闹就好,管他们是什幺事。

当时就这样,我印象深刻到爆炸,因为我人生很少有那幺无助的时刻,当我姊告完状(内容我已经不记得),我妈就转过来看着我,然问我说:「妳是故意的吗?」

我真的举手发誓,我可以感觉到我妈有多疼我,有多不想要骂我,我可以感觉到这个问题是一个台阶,只要我答对就无罪释放,我答错就麻烦,但问题是,他妈的,我不知道故意的是什幺意思啊?什幺是故意的啦?什幺意思嘛!!!

我用很茫然的眼神回看我妈(当然也可以解读成畏罪的沉默),看见她眼中那个答下去、答下去的鼓舞眼神,我先试探性的轻轻点点头,我妈的声音拉高,再问了一次:「妳是故意的?」

干如果这样我还听不懂暗示就是我不对了,于是我试着摇头看看,但我妈可能想要取信于我姊,毕竟我一下点头一下摇头,看起来真的挺不诚恳的,于是我妈就又再问一次,也许是想说这样可以肯定这个结论,我妈就说:「妳是故意的?还是不是故意的?」

惨了,刚刚点头也被问,这次摇头也被问,当时的我还真的搞不懂是什幺状况,只想说难道摇头也不是答案?到底什幺是故意的啦?为什幺没人帮我解释一下,最后我就随便猜了一个答案:「我是故意的。」

这次句子讲得那幺完整,我妈也救不了我,就叫我去罚站。但我真的要说虽然我忘了是什幺事情,可是我绝对无辜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因为我去罚站的当下知道自己答题错误,前因后果想了一番,终于想通了什幺叫做故意的。

所以不要再说我是狗屎运人了,从小到大,关于五十五十机率的对错题,如果我不确定答案,我几乎没有猜对过,我唯一要答对的方式,就是我真的知道答案是什幺。

好吧这段回忆的重点就是这样,我想起了很多男人,他们词彙有限,表达能力甚差,理解能力也鬼见愁般有问题。

回想和很多男人的互动,我发现他们活脱脱就是一个两三岁的我。

我们女人很妙,会把「要来的不是爱」这种真谛,落实在生活每个细节中。我们很想要什幺,可以暗示到死,也不明讲,因为讲出来是没有好下场的,被拒绝就不要说了,老娘都没有自尊提出来了,还被拒绝,活着也没意思了(好像有点太严重),但如果被接受了,又会有心魔,啊一定是我跟你说你才做的啦,你本来都没有心甘情愿想要做啦!都是我要来的啦!

还记得同床异梦那部电影吗,珍妮佛安妮斯顿想要老公帮她洗碗,却东扯西扯唸了一大堆,等到老公终于听出来她的意思要帮她洗碗的时候,她又说不用了,这不是她要的,她要的是她老公主动心甘情愿地想要帮忙,而不是被她要求以后不甘愿地做。我想所有女人应该都能理解这种心情吧。

我今天想要讨论的就是男人为什幺会这样,不知道是耳朵的问题还是脑袋的问题,后来我想出了两个解答。

第一个就是我前面说的,他们对这种话中有话的理解力真的很差,我们可以说他不是故意的。有时候甚至他们是因为想要讨好,却不得其门而入,就像我前面的儿时故事一样,最后弄得两败俱伤。

我的印象中男人真的是有那幺无助的时候,最简单的例子,男人们间肯定流传着一句话,如果女人问你她最近是不是变胖了,千万要说没有,不管怎幺拷问就是说没有,因为他们不知道以前的实话实说到底错在哪,反正为了省麻烦,那就是多说多错少说少错,因为要认真回答一定没完没了。对话可能会像这样:

女生:我最近好胖

男生:是有一点(随便顺着话题回答)

女生:你也觉得我有变胖吗?

男生:有一点吧(还是随便回答,对此话题不甚有兴趣)

女生:所以我现在是不是很胖

男生:嗯(感觉到有问题,但又不知道原因,只好用猜的),不会啊?

女生:但你刚刚明明就有说我变很胖

男生:我说一点点

女生:那你又说没有变胖

男生:那妳就不要吃那幺多就好了啊

(啧啧啧,我有问你解决的方法吗?)

女生:所以你就是觉得我变很胖又不敢讲

男生:我没有说妳变很胖啊,是妳问我,我才讲的

女生:你为什幺都不讲实话,到底是有还是没有,为什幺要用猜的,你就跟我说实话到底有没有变胖

男生:......没有(还是用猜的)

女生:真的没有吗?那为什幺你刚刚说有?

男生:......刚刚没认真看(完全用猜的)

女生:你都不说实话

男生:就一点点啊

女生:那你就是说我有变胖啊,为什幺又不承认?

我不继续打了,这可以鬼打墙两小时没问题吧,很多男女之间的争吵原型都差不多如此,本来女生只是想要讨一个好听的话,最后没讨到还会引发熊熊大火,男生如果展现不耐烦或女生很不讲理的态度,这就是火上加油了。

在此,我告诉男人正解吧,不是不能说女生变胖,如果对方明显就是变胖,这样听起来很不诚恳,重点是那个胖对你来说是没影响的,你还是觉得对方很好,你要表达的是这个,就是说女生说要听男生说实话,干谁要听你说实话,我们是要听你把我们想要听的话讲得很像是实话好吗?

不过就是想听一个虽然有比较胖,但还是很可爱啊,你没感觉到差别啊,甚至更喜欢之类的嘛,对了,千万不要在这时候讲什幺外表没那幺重要的话,真的没有女人喜欢被另一半觉得外表还好、但是个性满分啦,你不过是想要表现你的不肤浅,但关我屁事啊?也不想想如果你的女人跑去跟别人讲说,唉呦虽然性生活不满足,但他对我很好啦,这样你听了很爽吗?

好啦重点就是,有些人会说男人在一起之后就不会说甜言蜜语,而且还会说自己本来就不会甜言蜜语(见鬼了,如果真的是这样,我们怎幺可能会被追到啊),第一个原因我觉得是我上面说的这个,其实比较是我们女人自己的问题,因为我们在一起之后,标準就会变了,在还没在一起的时候,或刚开始的时候,因为对这个人没有预期心理,对方说什幺都不太会踩雷,因为我们心中没有一个标準答案,所以也就比较不会失望,对方可能随便说什幺都像夸奖,损人的话也当幽默,也不会去对一些语气耿耿于怀,关于这点我也是想劝我们女人,放对方一马也是放自己一马啦,有时候他们真的就是没有想法,又要被逼讲出一个想法,偏偏不会猜又很爱猜,搞到我们奇蒙子变差。

但另外一个原因,我觉得真的就不是我们的问题。

你们知道人都很贱的,然后我们常常高估自己,低估别人,很多女人都认为自己很会隐藏,很会套话,很聪明,其实人都是有感觉的,而且人都是很犯贱的,有时候对方越是感觉到妳想要他给什幺答案,他就越不想要给妳。

这大概就像我弟说的吧,他如果本来就想要去刷牙,结果我妈就一直唸说赶快去刷牙,那他偏偏就不去,因为去了就好像输了,好像是我听妳的才去做,妳就觉得我怕妳咧。

男女之间我认为很多时候都是这样,女生在任性的时候,在说反话的时候,男生根本就没那幺傻,男生就知道妳这样只是要等他反驳妳,然后说些肯定正面的话让妳开心,可是很多男生会选择不从妳的心意,偏不说,我记得有次发生类似前面那个胖不胖的对话时,有个男朋友跟我这样讲过:我为什幺要这样被妳玩?

是那时候我才第一次去想对方的感受是什幺,女生会觉得我就是闹闹小脾气,讲个反话,那你说没有啦妳最好啦不就没事,有些男生真的会让,可能是喜欢而包容,也可能是他们比较大男人主义,觉得女生就是这样,没什幺,哄哄就好了,让一下就没事了(在他们心中女人就是比较低等,或说比较弱小,不用太计较),可是有些男生是会计较的,他们会觉得为什幺要让妳往我头上爬?在这个人这样跟我讲之前,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种无关紧要的对话,跟有没有往头上爬有啥关係,但是从那之后我才明白其实这不是个案,很多人确实是这样想的。

我们可能以为对方就是不会说话,对方不会甜言蜜语,没有啊,他们以前会啊,就是他们后来少说了,搞得我们要说反话去拿到那些甜言蜜语,所以他们不是不会,不是真的不知道讲什幺对方会开心,而是人性里面有个很奇怪的东西,就是权力慾望,当一个人知道他可以操纵妳的时候,他就不由自主想要那幺做来确保自己的权力。

很久以前我好像看到一个什幺节目,就说女生真的很好哄,随便讲一下就好了,可是男人就是不愿意,然后我记得是黄镫辉说好像是耶,其实回家只要跟老婆讲一下今天好想妳喔、妳好辛苦喔,接下来一整天她都会很开心,也不会一直唸,但为什幺他知道却不常常做呢?

男人大概也没有想那幺深入吧,我认为这就是人性啦,就好像很多女生也一样,喜欢让男生紧张,她们也不是不知道男人想要的是什幺啊,可是她们就不愿意顺从对方的意愿,要用操控别人的情绪来掌权,偶尔给个糖吃对方就会很开心。

关于这点我自己是无解,因为人真的很贱啊,也许是这些人过往的经验告诉他们,如果他顺着对方最后就真的会把对方宠坏,也许他们就是没办法把自己整个人交给对方,怕会被对方掌握,所以我好像也不能给什幺建议。

我最近有个感想是,我觉得会不会吵架可以算一个指标耶,因为人真的都有很多共通性,当一个男生跟妳在一起,都不太会跟妳吵架,吵不起来,或是妳脑海的剧本总是可以顺利演出,妳讲反话总是可以得到自己预期的答案,这并不是命中注定有多适合,我想更多的原因是这个男生真的很让妳,很包容妳,用心去配合妳。

所以我能给的结论大概是,我们不能说男生不会讲甜言蜜语有什幺错(明明追的时候就超会讲),不能说男生总是不理解妳的需求、讲不对的话有什幺错,但他大概没有花很多心思想去讨妳开心和配合妳吧,因为最初他一定是有那幺做才让妳喜欢他、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啊,这能不能协调就是两个人的事情啦。只能说,如果有个男生跟妳在一起久了还是让妳很开心,很有自信,妳闹脾气讲反话他也还愿意照剧本演出,讲出妳想听的话,就算极品了啦。(←盖上蜜蜜姊姊印鉴认定)前提是,他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,业务嘴就不要算进来了。

本文出自就跟你说了是蜜蜜

就跟你说了是蜜蜜粉丝团